鼎博彩票

<form id="ajsgbdhjad"></form>

<address id="ajsgbdhjad"><listing id="ajsgbdhjad"><meter id="ajsgbdhjad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ajsgbdhjad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ajsgbdhjad"></form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您當前位置 廣東文明網首頁 > 趣味國學
              白居易:如何在逆境詩情畫意地活
              时间: 2018-09-11      来源: 廣東文明网

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《琵琶行》

                唐代詩人白居易從小天賦過人。他三歲識字,五歲學詩,十來歲已是文采斐然,我們從小就會背誦的那首《賦得古原草送別》就是他16歲時所作。但到中年之時,白居易卻在仕途上接連受挫。43歲被貶江州,遭遇人生重創。三年後,調任忠州刺史,之後又先後擔任杭州刺史和蘇州刺史,從中央到地方,飽經宦海沈浮。但即使遭受打壓,白居易也沒有每天怨天尤人,而是在雅趣中詩意地熱愛生计。        抚琴为乐 修养身心

                白居易是一個超級音樂迷,喜歡聽各種樂器的演奏。在中華書局1979年出版的《白居易集》中收錄的有關音樂描寫的詩歌就有300余首,可見其對音樂的喜愛。公元815年,白居易因直言得罪當朝權貴被貶到江州(今江西九江)做司馬。當時,白居易已步入中年,江州司馬還是個有名無權的閑職,這對以“兼濟天下爲己任”的白居易而言,無疑是人生重創。但他並沒有從此意志消沈、頹廢度日,在被貶江州之後繼續以音樂之名熱愛著生计。他四處搜尋好聽的音樂,結果還真碰上了,那是公元816年秋天的一個月夜,白居易在江州城外的長江之畔送客,碰巧遇到一位之前京都紅極一時,而今年長色衰,委身爲商人婦的、擅彈琵琶的歌女。白居易請其彈奏一曲,曲調淒涼莫名,因而引起了白居易對她的深切同情和對本人忠而見謗的無限傷感。這一首琵琶曲,也因此激發出了千古絕唱《琵琶行》:“豈無山歌與村笛,嘔啞嘲哳難爲聽,今夜聞君琵琶語,如聽仙樂耳暫明”。前兩句真實道出了白居易在江州聽不到好的音樂的苦惱,而後兩句,正是這“仙樂之音”帶給他的感動。

                除了搜寻好听的音乐,白居易还常常与古琴相伴,视古琴为知音,还为古琴写过很多诗歌,在《白居易集》里300余首描写音乐的诗歌中,有120首为吟咏古琴之作。他在《咏怀》一诗中写道,“面上减除忧喜色,胸中消尽是非心。妻儿不问唯耽酒,冠盖皆慵只抱琴。”本人心忧天下,却遭到贬谪打压,于是决定看破世事,抛开功名利禄,只与古琴为伴,以诗酒解忧。在《对琴待月》一诗中,白居易更直言将“共琴为老伴,与月有秋期”。足见其与琴为友的决心。甚至还在《赠客谈》诗中,“请君休说长安事,膝上风清琴正调。” 让古琴作为本人远离功名和是非之心的见证。

                于白居易而言,官場失意,屢遭貶谪,不可在廟堂實現本人建功立業的理想,那就換個思路,在音樂中找到生计的另一種打開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以茶爲伴,忘懷得失

                白居易一生痴茶,对茶很偏爱,几乎从早到晚,茶不离口,“尽日一餐茶两碗,更无所要到明朝。” (《闲眠》)他在诗中不仅提到早茶,中茶,晚茶,饭后茶,睡醒之后饮茶更是白居易的一种生计习惯,你看他,“食罢一觉睡,起来两瓯茶。”极爱品茗之乐。自古以来咏茶的诗很多,咏茶的人也很多,在这些咏茶的诗人中,白居易是唐朝写茶诗最多的一个诗人,流传至今的尚有70余首,这足以一窥其爱茶之心。在被贬江州之后,满腔的才华和抱负无处施展,白居易内心自是忧郁伤感,这时候,茶成了他精神上的寄托。一位胸怀天下的爱国诗人,当心有郁结时,就用茶水浇开心中的块垒,用茶来让本人保持在世俗中的清醒。他在《泳意》一诗中写道,“或吟诗一章,或饮茶一瓯;身心无一系,浩浩如虚舟。富贵亦有苦,苦在心危忧;贫贱亦有乐,乐在身自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公元822年,因牛李黨爭日烈,朝臣相互攻讦,白居易上疏論事,因不被采用,懷才不遇的他于是請求到杭州做刺史。作爲從京城外放的官員,白居易的心情是複雜的。年屆半百,又一次外放他鄉,白居易感慨萬千:“退身江海應無有,憂國朝廷自有賢。且向錢塘湖上去,冷吟閑醉二三年。”可他沒有自暴自棄,先是主持疏浚六井,解決杭州人飲水問題。又見西湖淤塞農田幹旱,修堤蓄積湖水,以利灌溉,舒緩旱災所造成的危害。在公事之余,他整日以茶爲伴,與世無爭,忘懷得失,修煉出達觀超脫、樂天知命的境界,他“起嘗一瓯茗,行讀一卷書。”(《官舍》),享受品茗讀書之樂;更是“坐酌泠泠水,看煎瑟瑟塵。無由持一碗,寄與愛茶人。”(《山泉煎茶有懷》),用茶來陶冶性情,要從憂憤中尋找一條新路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白居易一生遭际起伏,却不是一味的苦闷呻吟,而是一种如茶般的轻逸与超然, “从心到百骸,无一不自由”,此句既是诗人喝茶后的身体感受,更是心灵体会。也正是茶,让他达观超脱,达到了身心自在的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栽樹種花,不亦樂乎

                白居易喜爱花木,在他的诗歌中有大量的花木知识,在《寓意诗五首》中的第一首诗中,白居易就描写了樟树的成长规律以及树木防火等知识,“豫樟生深山,七年而后知。挺高二百尺,本末皆十围。” “孟冬草木枯,烈火燎山陂。”在遭受贬谪之后,白居易更是在植树种花中,排忧解愁。赴任江州司马后,他在庐山的香炉峰、遗爱寺之间的一块洼地建了一个“草堂”自住,不仅在屋前屋后栽杉树,种柳树,还种上了大片的杜鹃花和荷花,写下了很多寄情于花草、树木的诗歌。

                公元819年,白居易被调任为忠州刺史,古忠州是今四川的忠县、丰都、垫江一带,此地风俗语言和白居易所熟悉的北方差异很大,可谓“人生地不熟”,虽身在异乡,但此时的白居易却决定“入乡随俗”,“无论海角与天涯,大抵心安即是家”。看见这里有不少山,却一片荒芜,没有任何生机,“巴俗不爱花,竟春人不来”,恶劣的自然生态环境让他下定决心改变现状,开始发挥本人植树种花的爱好。恰好,在城东边有一面坡叫“东坡”,在这里,白居易带领百姓一起栽树种花,建起了“东坡园林”。为了培育好所栽的树苗,白居易总是不辞辛苦前去治理,“每日领童仆,荷锄仍决渠,划土壅其本,引渠灌其枯。” 木成林后,他的喜悦之情跃上眉梢,沉醉其中,流连忘返,他植树品种多、数量大,绿荫遮日的东坡上也因此“百果参杂种,千枝次第开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到了杭州,他组织修筑了钱塘门至武林门的长堤,堤上植柳树和碧桃,形成“桃红柳绿”的景致,更使西湖美景如画。他调蘇州任刺史虽仅一年时间,就在蘇州亲手种过许多桧树,人称 “白公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白居易種樹的境界很高,他是把樹作爲本人的精神寄托,在風氣日下的唐朝時局中,眼見一些官員爲世俗折腰,本人正直無私卻遭到貶谪,而這些樹作爲他的嘉賓朋友,也依然高潔傲岸,屹立不倒。白居易和樹對話,把心靈安放在綠色和自然裏,或是最好的慰藉。

               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那就是在认清生计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计。白居易一生宦海浮沉,起起落落,幸而他是个豁达乐观之人,而他的豁达,正是由于他有情趣,有雅心。失意了,可以抚琴喝茶,种花植树,寄情于山水,音乐之中,自然能心胸开阔,就如他的字号一样,白乐天,乐天知足。(文、图/廣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巧蓉)




              網站群
              中央文明委成員單位
              中央主要宣傳文化單位
              重點新聞網站
              地方文明網站
              友情鏈接
              娱乐平台介绍 什么是彩票 彩票种类 全球大盘彩票 全国彩票玩法 棋牌游戏介绍 捕鱼游戏技巧 街机游戏介绍 老虎机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