鼎博彩票

<form id="ajsgbdhjad"></form>

<address id="ajsgbdhjad"><listing id="ajsgbdhjad"><meter id="ajsgbdhjad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ajsgbdhjad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ajsgbdhjad"></form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您當前位置 廣東文明網首頁 > 文學風象
              夹竹桃:外有娇艳貌 内有岁寒心
              时间: 2018-09-18      来源: 廣東文明网

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陳佩秋《夾竹桃圖》

                夾竹桃的花嬌豔如桃花,葉狹長如竹葉,因而得名,有人認爲其名稱混同了兩種不同的意象,互相矛盾;有人認爲它是集妖娆與素雅于一身,融柔情與勁節爲一體,更有魅力。

                夾竹桃:既似美人,又像君子

               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,花草樹木也是千姿百態。當很多人第一次見到夾竹桃時,都忍不住感歎大自然的造化實在太奇妙。它的花朵,嬌豔如桃花;它的葉子,狹長如竹葉;它的枝幹,勁節如竹子。集妖娆與素雅于一身,融柔情與勁節爲一體;既似美人,又像君子。兩種完全不同特征竟同時出現在它身上,以至于人們給它命名時,産生了很大的分歧。

                長得像“混血兒”的夾竹桃,原是外來物種,故先有洋名字(音譯名),後有中文名。最早記載這種植物的是唐人段成式的《酉陽雜俎續集》,並稱之爲“俱那衛”。該書雲:“俱那衛,葉如竹,三莖一層,莖端分條如貞桐;花小,類木檞,出桂州。”南宋名臣範成大稱它爲“枸那花”,他在《桂海虞衡志》中說:“枸那花,葉瘦長,略似楊柳。夏開淡紅花,一朵數十萼,至深秋猶有之。”南宋人曾師建則稱它爲“渠那異”。元人李衎的《竹譜》,還記載了兩個相近的音譯名:“夾竹桃自南方來,名拘那夷,又雲拘拏兒。花紅類桃,其葉略似竹而不勁,足供盆檻之玩。”另外,還有人稱它爲“俱那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有學者認爲,“夾竹桃”之名出自李衎的《竹譜》。實際上,涉及“夾竹桃”的詩詞繪畫在五代、北宋時已出現。據《宣和畫譜》記載,黃居寶有《夾竹桃花圖》《夾竹桃花鹦鹉圖》。黃居寀有《夾竹桃花圖》《夾竹海棠圖》。此外,丘慶余、徐崇嗣、祈序等人也有《夾竹桃花圖》,趙昌有《夾竹桃鴿圖》。其中徐崇嗣爲五代南唐的畫壇領袖,北宋著名詩人梅堯臣有詠其畫作《夾竹桃花圖》詩曰:“竹真似竹桃似桃,不待生春長在目。”詩詞則有李觏的《弋陽縣學北堂見夾竹桃花有感而書》、曹組的《夾竹桃花》等。

                屈大均記錄了夾竹桃的許多別名

                同時,夾竹桃還有許多別名。《八閩通志》載:“俱那衛,三山人呼爲半年紅。”《雲水錄》雲:“夾竹桃,一名桃花柳葉。”清初“嶺南三大家”之一的屈大均,則列舉了夾竹桃的一連串別名。他在《廣東新語》中說:“夾竹桃,一名桃柳,葉如柳,花如绛桃,故曰桃柳。枝幹如菉竹而促節,故曰夾竹。本桃類,而其質得竹之三柳之七,柳多而竹少,故不得曰夾柳桃。”屈大均在這裏解釋了爲什麽要稱它爲“夾竹桃”,而不可稱它爲“夾柳桃”。“夾”的意思是夾雜,它是桃類植物,枝葉七分像柳,三分像竹,桃與柳的特征兼具,可並稱,故可稱之爲“桃柳”,不可稱之爲“夾柳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接著,屈大均又說:“(夾竹桃)終歲有花,其落以花不以瓣,落至二三日,猶嫣紅鮮好,得水湯漾,朵朵不分。開與衆花同,而落與衆花異,蓋花之善落者也。故又曰地開桃,似落于地而始開然。”其他的花,凋謝時都是花瓣落地,而夾竹桃是整朵花落地,落地之後兩三天還是嫣紅鮮好,好像是落地才開花,故又有“地開桃”之名。這個名稱,對夾竹桃“善落”這一點,形容得很貼切。

                屈大均還介紹了夾竹桃的其他稱呼:“有曰芙蓉桃,千葉深紅,後桃花一月始開。一花而兼二,以爲芙蓉則桃,以爲桃則芙蓉,不可以專名之,故曰芙蓉桃。……瓊州有李桃,一枝有紅白,或一花有紅白。然大約紅多于白,其白則李也。言色者先白而後紅,故曰李桃。”“芙蓉桃”、“李桃”這兩個稱呼,是依據夾竹桃花的形態和顔色得出的。其形態似桃又似芙蓉,故曰“芙蓉桃”;其花有紅白二色,紅似桃花,白似李花,稱之爲“李桃”,也未嘗不可。

                明末清初的文人李漁,對“夾竹桃”這個名字很不滿意,建議改名。他在《閑情偶寄》中說:“夾竹桃一種,花則可取,而命名不善。以竹乃有道之士,桃則佳麗之人,道不同不相爲謀,合而一之,殊覺矛盾。請易其名爲生花竹,去一桃字,便覺相安。且松、竹、梅素稱三友,松有花,梅有花,唯竹無花,可稱缺典,得此補之,豈不天然湊合,亦女娲氏之五色石也。”李漁建議將夾竹桃易名爲“生花竹”,理由有二:一是桃與竹象征兩類完全不同的人,合而爲一,使人覺得很矛盾;二是“歲寒三友”中松和梅都能開花,竹卻不可,夾竹桃易名之後,便可列入竹類,從而彌補了竹不可開花的缺陷。

                夾竹桃有一個感天動地的愛情故事

                雖然“地開桃”“生花竹”等名稱都很有創意,但人們已習慣了“夾竹桃”這個稱呼,故沿用至今。有關夾竹桃的民間傳說,也主要圍繞著這個名稱展開。如傳說有一美麗女子名叫桃,與一名叫竹的男生熱戀,但桃的家人極力反對,將竹活活打死,桃傷心欲絕,殉情自殺,死後二人的靈魂仍不肯分開,天帝爲之感動,便將他們化爲一種既像桃又像竹的植物,使他們可以永遠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而曆代文人墨客歌詠描繪夾竹桃,也是結合了竹與桃的意象進行創作。如李觏《弋陽縣學北堂見夾竹桃花有感而書》詩曰:“暖碧覆晴殷,依依近水欄。異類偶相合,勁節何能安。同時盡妖豔,無地容檀栾。移根既不可,潔心誠爲難。外貌任春色,中心期歲寒。正聲尚可聽,誰是伶倫官。”詩人認爲桃與竹是異類,妖豔的桃與有操守的竹相合在一起,外貌與內在氣質十分矛盾,使竹十分爲難。但竹又分身無術,唯有“外貌任春色,中心期歲寒”。這首詩,寫出了夾竹桃在意象上的矛盾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更多的詩人和畫家覺得桃與竹相結合並不矛盾,兩種意象合而爲一反而是美事。如北宋曹組有詩詠夾竹桃曰:“曉欄紅翠淨交陰,風觸芳葩笑不任。既有柔情慕高節,即宜同抱歲寒心。”詩人建議柔情萬種的桃花既然羨慕竹子的高節,就應該與竹子一樣抱有不畏歲寒之心。宋人湯清伯有《夾竹桃》詩曰:“芳姿勁節本來同,綠蔭紅妝一樣濃。我若化龍君作浪,信知何處不相逢。”詩人認爲,桃的芳姿和竹的勁節,本質上是一樣,桃的紅妝和竹的綠蔭,都是那麽濃郁。假如竹化成龍,桃就化作浪,兩者相得相知,如魚得水,緣分若到,何處不相逢。

                近代画家王震,号白龙山人,在本人的作品《夹竹桃》上题诗曰:“似桃亦非桃,似竹亦非竹。两情如石坚,同根傍幽谷。”诗书画合一,写出了夹竹桃高尚的情操。(文、图/廣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钟葵) 




              網站群
              中央文明委成員單位
              中央主要宣傳文化單位
              重點新聞網站
              地方文明網站
              友情鏈接
              娱乐平台介绍 什么是彩票 彩票种类 全球大盘彩票 全国彩票玩法 棋牌游戏介绍 捕鱼游戏技巧 街机游戏介绍 老虎机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