鼎博彩票

<form id="ajsgbdhjad"></form>

<address id="ajsgbdhjad"><listing id="ajsgbdhjad"><meter id="ajsgbdhjad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ajsgbdhjad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ajsgbdhjad"></form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您當前位置 廣東文明網首頁 > 文學風象
              木棉大器晚成 终成岭南花魁
              时间: 2018-09-11      来源: 廣東文明网

                高劍父《木棉》

                陳樹人《嶺南春色》

                赵少昂 《木棉螳螂》

                清 黎简 《碧嶂红棉》

                廣州的市花木棉,雖然有著悠久的栽培曆史,但在清代以前,它在百花中的地位並不高。自清初“嶺南三大家”深入挖掘其文化內涵後,充滿陽剛之氣的木棉才揚眉吐氣,最終登上嶺南“群芳之主”的寶座。

                秦時木棉樹稱爲“烽火樹”

                嶺南地區自古多産奇葩異卉,其中扶桑(即朱瑾)、含笑、素馨、夜合等都早已跻身傳統名花之列。如含笑早在宋代便被評爲“二品花”,被譽爲“南方花木之最美者”;素馨在明清時期是廣州的市花;夜合在《花經》中也位列“七品”。但後來這些“南方美人”在廣東花卉中的地位均不及木棉,“廣東花魁”的桂冠,最終還是落在木棉頭上。

                很多人都知道,在上世紀30年代,木棉已取代素馨成爲廣州的市花,至1982年,又再次當選廣州市花。而實際上,過去人們不是稱木棉爲市花,而是稱它爲省花,如嶺南畫派著名畫家陳樹人在《木棉》詩的小序中說:“木棉與他樹並植,必高出之,謂爲英雄樹,又稱曰省花。余特賞其高標勁節,冠絕凡卉,因成是詠,以志心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木棉之所以能後發先至,超越群芳,最終成爲嶺南第一花,不僅因其挺拔的身軀和如火如荼的花朵,更关键的是,兩千多年來,經過曆代文人墨客的歌詠渲染,在它身上已經積累了豐厚的文化底蘊。最終,人們發現,無論形態花色和性格氣質,最有嶺南地方特色、最能代表嶺南文化和嶺南人精神面貌的,不是朱唇半啓的含笑,也不是楚楚可憐的素馨,而是高大挺拔、渾身充滿陽剛之氣的木棉。

                現在的廣東人,常稱木棉爲紅棉,這是一種最直觀的稱呼,因木棉盛開時,滿樹枝幹綴滿鮮豔而碩大的花朵,如火如荼,“望之如億萬華燈,燒空盡赤”。而木棉在廣東最早的名稱是“烽火樹”。清初“嶺南三大家”之一的屈大均說:“(木棉)花時無葉,葉在花落之後。葉必七,如單葉茶。未葉時,真如十丈珊瑚,尉陀所謂烽火樹也。”尉陀就是秦漢時期的趙陀,他在秦末任龍川令,後接任囂爲南海郡尉,秦滅後創建南越國,號稱“南越武王”。據舊題晉葛洪撰《西京雜記》載:“積草池中有珊瑚樹,高一丈二尺,一木三柯,上有四百六十二條。是南越王趙陀所獻,號爲烽火樹。至夜,光景常欲燃。”後世學者普遍認爲,《西京雜記》所載“珊瑚樹”和“烽火樹”,就是木棉樹。當時的嶺南人稱木棉爲“烽火樹”,趙陀把它進貢給漢武帝,宮中人稱它爲“珊瑚樹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外,嶺南人又稱木棉花爲“海邊花”。唐人許渾《冬日登越王台懷舊》詩雲:“月沈高岫宿雲開,萬裏歸心獨上來。河畔雪飛楊子宅,海邊花盛越王台。泷分桂嶺魚難過,瘴近衡峰雁卻回。鄉信漸稀人漸老,只應頻看一枝梅。”清末學者梁樹勳《訪越王台故址記》雲:“昔日海邊花發,王氣曾鍾;今朝宮畔草埋,台基已沒。”越王台在越秀山上,陳際清《白雲粵秀二山合志》稱:“山之東北,越王台故址存焉。”越王台傍海臨江,台下種有大量木棉樹,故越人稱木棉爲“海邊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木棉的英雄氣概是由“嶺南三大家”打造出來的

                木棉樹高可達數十米,樹姿巍峨,與他樹並植,频繁高人一等,樹形有陽剛之美,看上去頗有英雄氣概。屈大均說:“木棉,高十余丈,大數抱,枝柯一一對出,排空攫挐,勢如龍奮。”形容木棉的樹形有巨龍奮起之勢。同爲清初“嶺南三大家”之一的陳恭尹,則形容木棉爲濃須大面的英雄好漢。他在《木棉花歌》中寫道:“粵江二月三月天,千樹萬樹朱花開。有如堯射十日出滄海,更似魏宮萬炬環高台。覆之如鈴仰如爵,赤瓣熊熊星有角。濃須大面好英雄,壯氣高冠何落落!”木棉的“英雄樹”之名,從此傳開。“嶺南三大家”中的另一位大家梁佩蘭,對木棉的氣概也十分欣賞,他在詩中寫道:“尊如冠蓋貴人高在上,其下低頭莫能禦。須眉足發人慷慨,豐骨端爲世倚仗。挺如節烈正士生成人,百折不肯摧其身。”可以說,廣東木棉的英雄形象和慷慨的風骨,是“嶺南三大家”共同打造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此之前,文人騷客們频繁只視木棉爲嶺南的一道美麗的風景而點贊一下,或只著重描寫木棉的實用價值,很少從精神層面挖掘木棉的文化內涵。如唐人黃滔《寄羅浮山道者》詩雲:“泉石暮含朱槿書,煙霞冬閉木綿(即木棉)溫。”陳陶有詩雲:“南國珊瑚樹,好裁天馬鞭。”孫光憲有詞句雲:“木棉花映叢祠小,越禽聲裏春光曉。”元稹《送嶺表崔侍禦》詩雲:“火布垢塵須火浣,木棉溫軟當棉衣。”李琮有詩雲:“腥味魚中墨,衣裁木上棉。”宋人劉克莊《潮惠道中》雲:“春深絕不見妍華,極目黃茅際白沙,幾樹半天紅似染,居人雲是木棉花。”楊萬裏《二月一日雨雪》雲:“姚黃魏紫向誰賒,郁李櫻桃也沒些。卻是南中春色別,滿城都是木棉花。”就寫景來說,以劉克莊和楊萬裏的詩句最美。劉詩寫潮州、惠州一帶的木棉景色,楊詩很有可能是寫廣州城的木棉景色。

                木棉樹下祭祀祝融,是廣州人的傳統習俗

                在嶺南人心目中,木棉還有神聖的一面。廣州的南海神廟,創建于隋開皇十四年(公元594年)。唐代文豪韓愈在《南海神廟碑記》中說:“南海神祉最貴,在東、西、北三河伯之上,號爲祝融。”首次指出南海神廟供奉的主神是火神祝融。祝融爲南方之神,在中國傳統五行觀念中,南方屬火,代表色爲赤色,因此南海神廟要種植開赤色花的高大樹木。而在嶺南樹木中,最符合這一條件的則非木棉莫屬,故自古以來,在木棉樹下祭祀祝融,一直是廣州人的傳統習俗。

                屈大均說:“南海祠前,有十余株(木棉)最古,歲二月,祝融生朝,是花盛發。觀者至數千人,光氣熊熊,映顔面如赭。”他寫詩贊道:“南海祠前十余樹,祝融旌節花中駐。燭龍銜出似金盤,火鳳巢來成绛羽。”陳恭尹贊道:“祝融帝子千人傑,凡材不敢宮前列。挺生奇樹號木棉,特立南州持降節。”在《木棉花歌》中,他還說:“後出棠榴枉有名,同時桃杏慚輕薄。祝融炎帝司南土,此花無乃群芳主?”意思是,比木棉開花晚一點的海棠、石榴是虛有其名,與木棉同時開花的桃和杏又嫌它們太輕薄了,在炎帝祝融管轄的南方大地上,木棉難道不應該爲群芳之主嗎?

                若干年后,“岭南三大家”对木棉的评价和认识,逐渐成为岭南人的共识,木棉花最终以压倒性的优势,登上岭南群芳之主的宝座。(文、图/廣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钟葵)




              網站群
              中央文明委成員單位
              中央主要宣傳文化單位
              重點新聞網站
              地方文明網站
              友情鏈接
              娱乐平台介绍 什么是彩票 彩票种类 全球大盘彩票 全国彩票玩法 棋牌游戏介绍 捕鱼游戏技巧 街机游戏介绍 老虎机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