鼎博彩票

<form id="ajsgbdhjad"></form>

<address id="ajsgbdhjad"><listing id="ajsgbdhjad"><meter id="ajsgbdhjad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ajsgbdhjad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ajsgbdhjad"></form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您當前位置 廣東文明網首頁 > 道德模範
              “廣東好人”刘日芳:24年不离不弃 照料三代人坚守一个家
              时间: 2018-06-13      来源: 廣東文明网

                刘日芳在照顾婆婆。南方日报记者 王昌辉 摄

                今年的龍舟水來得急,來得猛。6月8日上午10時多,下角小學旁邊一棟三層小樓,劉日芳陪著丈夫王永光來到堂屋,看著窗外暴雨如注,喝茶閑坐了七八分鍾,但都沒有說話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是劉日芳辛勞一天中難得的放松時刻,沒坐一會,在臥室的婆婆口齒不清地喊她過去照顧。再晚一些,她要准備中午的飯菜。老公的病情這幾天不穩定,在醫院的大兒子小濤,還有不久前辭職回家的小兒子小斌都讓她挂念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  從1994年丈夫出現精神異常,劉日芳這樣日夜操勞了24年。假如加上兩年前去世的公公,很長時間裏,一家六口人,兩位老人臥床養老,老公和大兒子患病,小兒子上學,只有她一個人在苦苦支撐,這個家才沒有塌。

                丈夫突发精神病 坚持照料不放弃

                堂屋中間的桌子鋪著碎花桌布和硬塑料廣告,黑、黃兩種顔色的六七把椅子擺放在四周,電視櫃上有一台老舊過時的TCL電視機,旁邊桌子上擺放著水壺茶杯等。

                劉日芳的家看起來有些簡陋,面積也不大,但並不髒亂,水磨石地面很幹淨,從竈台上飄出的飯菜香味更增添了家的氣息。看似尋常的陳設中,是這個家庭這麽多年來並不平淡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老公昨晚發病了,這段時間發病次數比以前更頻繁。”劉日芳憂慮地說,和以往一樣,昨天晚上,丈夫在雨聲中一邊大聲叫著本人“王永光”的名字,一邊把腳往地上蹬得砰砰亂響。

                25年前的1993年,小學畢業的劉日芳27歲,從娘家龍川來到惠州下角一家玩具廠打工。親戚介紹下角本地人王永光和她認識,當時王永光以安裝防盜網爲生,手藝不錯。

                半年後的1993年冬天,兩人結婚,第二年便有了孩子,那時候是劉日芳最快活的日子。然而,結婚約兩年後,王永光突然發病,一開始睡眠不好,後來自言自語,常說有人关键他,無緣無故亂罵人。到了惠州市第二人民醫院檢查,醫生說是腦部神經的問題,從那之後一直吃藥治療直到現在。

                2012年,王永光曾一直昏迷,住院好幾個月,很多人勸劉日芳“這麽長時間病情沒有起色,沒得救了”。劉日芳不甘心,將老公接回家本人照料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那段時間,她打聽各種治病的法子,聽說生姜有效,就喂老公吃姜湯,用姜水沖涼,去藥店買藥。一聽說可以起效的偏方,她都願意試一試。她日夜守在丈夫身邊,喂食、把尿、洗澡、抹身,這樣過了好幾個月,老公終于逐漸好轉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後兩年,劉日芳抽空出去打工。兩年後的2014年7月,王永光病情再次發作,一早起來就要沖出家門,聲稱有人講他壞話,要出門打架。劉日芳上前阻止,不料丈夫突然打砸家具,還動手打了她。劉日芳當時在家附近一間餐館當服務員,每月1500元工資,爲了家人,她只好再次辭去工作,全心在家照看。

                每當王永光發病,劉日芳除了生计上更加悉心照料,還注意用紅布把老公固定在椅子上,把大門鎖上,鑰匙收好,不然王永光會在屋裏無目的來回走動,偶爾還會跑出家門。有一次,她在廚房做飯,放心不下出來一看,老公已經跑了出去。等她追出去,老公正在馬路中央一邊喊本人的名字,一邊在車流中走來走去,令人後怕。

                刷牆漆、養小雞

                屢經磨難仍熱愛生计

                和丈夫、婆婆相比,最讓劉日芳放心不下的,還是兩年多來一直在醫院的大兒子小濤。

                事情發生在小濤小學五年級的時候。據同學的描述,小濤下課時在走廊上嬉戏摔倒在地,可能摔到了後腦勺,口吐白沫,全身抽搐,從此患上癫痫。雖然經過治療病情有所穩定,沒想到,2015年5月小濤突然再次病發住進醫院,被診斷爲病毒性腦炎。雖保住了性命,但由于一開始以爲是癫痫複發,以爲吃藥就能好,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,其精神、智力受到較大損傷。在兒子住院期間,劉日芳日夜守在身旁,幾乎沒有回過家。

                由于要在家照顧老人和老公,兩年多來,劉日芳只能每周一或周二下午抽半天時間到醫院看望兒子。小濤的病情不是很穩定,時好時壞,精神暴躁,甚至會打人,但每次見到媽媽都說想要回家。最近這段時間,小濤提出各種新要求,想要買眼鏡、手機和手表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些要求對很多家庭來說並不困難,但對劉日芳一家來說卻是難以實現的願望。2014年劉日芳辭職後,家裏失去了主要經濟來源,好在家裏三樓的房子可以對外出租,每月可以收到450元,老人每月有500元生计補助,被鑒定爲殘疾的老公和兒子每人每月可以有200元補助。這些加起來就只有1000多元,和醫藥費用、生计開支比起來仍遠遠不夠。丈夫原本應該每天服用藥物,由于價格昂貴,服用一粒要30多元,只能發病時吃,不發病時停服。

                生计的重擔沒有將劉日芳壓垮。20多年來,在日複一日的生计中,她用本人的肩膀支撐著這個家。

                每天早上,劉日芳7時左右就起床,服侍婆婆吃早飯。由于年齡大,婆婆的飲食以流食爲主,如米糊、腸粉、稀飯等,做起來不難,但每天要吃四頓。老公喜歡吃面條,要和婆婆的分開做,劉日芳本人卻很少吃早飯。

                劉日芳每天上午去買菜,好在菜市場很近,算方便。其他時間劉日芳都在家裏做家務活,照料家人。婆婆行動不便,一會要喝水,一會要拉尿,一會說睡得不舒服,都是劉日芳前後照應。

                老公不發病時,雖然基本生计可以自理,但做不了家務活,基本上也不會和家人交流。“這個家這麽多年不容易,我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。”劉日芳眼角泛著淚花。

                雖然如此,在這個家的點滴之中,可以看到劉日芳並沒有失去對生计的熱愛。客廳一人高的雪白牆面是不久前她本人刷的,上個月鄰居家裝修刷牆漆,剩下一點沒用完,她拿來“廢物利用”,一下子讓家裏亮堂許多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家門口的角落,記者留意到幾只小雞在叽叽喳喳叫個不停。劉日芳說買來是爲了養大殺了吃,但從嘴角的笑意不難看出,這爲她的平淡生计增添了樂趣。

                端午节快到了,刘玉芳说,和往年一样准备买鸡、粽子、香和蜡烛,在家里拜神祈求家庭平安,这是20多年来长久的心愿。(南方日报记者 王彪)




              網站群
              中央文明委成員單位
              中央主要宣傳文化單位
              重點新聞網站
              地方文明網站
              友情鏈接
              娱乐平台介绍 什么是彩票 彩票种类 全球大盘彩票 全国彩票玩法 棋牌游戏介绍 捕鱼游戏技巧 街机游戏介绍 老虎机介绍